重庆交通事故律师网

    连续饮酒驾车致人死亡获刑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2019)渝05刑终879

    原公诉机关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阶,男,199041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2019513日因本案被捉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重庆市南岸区看守所。

    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审理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阶犯交通肇事罪一案,于2019715日作出(2019)渝0108刑初741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王阶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指派检察官王维丹、检察官助理汪赞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王阶及其辩护人沈燕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9512日晚,被告人王阶在南岸区弹子石多处地方连续饮酒。次日338*许,被告人王阶酒后驾驶车牌号为渝AW***的小型普通客车,未开车灯,从南岸区盘龙立交沿腾黄路往洋人街方向行驶,当行至腾黄路香雨苑小区路段时,该车以43公里/小时的速度,将正行走在人行横道线的被害人李某撞飞。李某腾空落地后,被该车左车轮碾压并继续拖行约两分钟,行驶距离1.3公里,最后李某掉落在洋人街酒水奥特莱斯附近地上。之后,被告人王阶将车停至洋人街恐龙园附近并逃逸。2019513548分许,洋人街保安詹某发现被害人李某的尸体即报警。经重庆市公安局南区分局物证鉴定所鉴定认为,被害人李某符合因机械性暴力致胸腔脏器损伤死亡,其损伤交通事故可以形成。2019513日下午,被告人王阶到其停车地点未发现自己车辆,遂到交巡警平台和附近派出所报警,后被民警于派出所内抓获。案发后,被告人王阶委托其兄与被害人李某的亲属达成赔偿协议,由被告人王阶赔偿被害人李某近亲属共计674575元(不含交强险赔付的11万元)。赔偿后,被害人亲属对被告人王阶表示谅解。经重庆市安心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肇事车辆的前照明及刮水器装置及行驶、传动、转向和制动系统性能有效,该车在事发时的行驶速度应为43km/h。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认定,王阶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上述事实,被告人王阶及其辩护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户籍资料、归案经过、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机动车和驾驶人信息查询单、机动车驾驶证和行驶证、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协议和赔偿协议书、收条、谅解书等书证,证人韩某、杨某、侯某、王某、张某、詹某的证言,被告人王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物证鉴定所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区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重庆市安心司法鉴定中心关于车辆技术性能和车速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以及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查笔录、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和交通事故照片、现场指认笔录和照片等证据予以证实,经庭审质证核实,足以认定。

    原判认为,被告人王阶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酒后驾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并逃逸,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认罪应当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被告人王阶在连续多次饮酒后仍驾驶机动车,撞人后拖行较远距离,其犯罪情节较为恶劣,应酌情从重处罚。其在案发后积极赔偿取得被害方谅解,庭审中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项、第三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王阶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上诉人王阶及其辩护人提出如下上诉及意见:1.一审未认定王阶主动投案的事实;2.已经作为入罪要件的逃逸行为、酒后驾驶不能再作为加重处罚的量刑情节;3.积极赔偿被害人近亲属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应减轻处罚。要求对王阶适用缓刑。

    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人员提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王阶并无主动投案,其驾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死亡且逃逸,原审并未对逃逸行为进行双重评价。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上诉人王阶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造成一人死亡的事实、证据与一审审理查明的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阶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并逃逸致一人死亡,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关于王阶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王阶有主动到案的上诉及辩护意见。经查,王阶到公安机关的目的是寻找车辆,而非将自身置于司法机关控制,依法不能认定其主动到案。关于王阶及其辩护人提出酒后驾驶及逃逸行为已作为入罪要件,不能再作为加重处罚的量刑情节的上诉及辩护意见。经查,本案事故责任认定书根据王阶酒后驾驶及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而认定王阶对交通事故承担全部责任。即逃逸行为已经作为入罪要件,本案应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项,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量刑。原审法院认为王阶发生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并逃逸,对王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系对逃逸行为进行双重评价,属法律适用错误,应予纠正。对王阶及其辩护人该上诉及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关于王阶及其辩护人提出积极赔偿取得谅解的情节,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予以采纳。关于王阶及其辩护人提出改判缓刑的上诉及辩护意见。经查,王阶酒后驾车,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驾车逃逸并将被害人拖行,事后也未主动到案,虽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但综合全案不宜对其判处缓刑。对该上诉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人员关于王阶不具有主动投案的意见正确,予以采纳;关于原判未对逃逸行为双重评价及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意见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正确,但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2019)渝0108刑初741号刑事判决对王阶的定罪部分,即上诉人王阶犯交通肇事罪;

    二、撤销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2019)渝0108刑初741号刑事判决对王阶的量刑部分,即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被告人王阶有期徒刑三年;

    三、上诉人王阶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513日起至2020512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长  洪 涛

    员  江 玲

    员  马成楷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四日

    法官助理  林栩塑

    员  杜**